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心情日记 >  正文内容

[大龙治水【1】] 大龙治水一秋季节的河套,初秋还是十分的燥热,有“秋后还…

来源:儿童童话故事网    时间:2021-08-28




大龙治水一

秋季节的河套,初秋还是十分的燥热,有“秋后还有一伏”的说法。

大龙就是出生在1950年农历8月19的初秋,

空气里嗅到了一股浓郁河的虎皮脆香瓜的香味,走村串社的小贩,肩膀担着香瓜,叫卖声不绝于耳,翠翠想吃,人马智高去买,被刚从明清来河套的婆婆制止住了,坐月婆子不能够吃生冷的。等到满月,虎皮脆香瓜子已经下架,翠翠直到现在,一说起虎皮脆香瓜子还流口水。

瓜类的是冲锋陷阵先锋,后面紧跟着的是大西瓜熟了,碧绿的李子长大了,金灿灿的桃子,一起呐喊着冲向人们的口里。

翠翠总算有悲有喜,坐满了月子,大西瓜和桃、李、杏吃了个够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说起翠翠,马智高打心眼里喜。翠翠在出聘前没有盖过被子,土改分了住房和衣服被子,还是三面新,张老虎没有盖过的,老公公和老婆婆从甘肃来到河套,也分了45亩土地和农具,还有一头大黄牛。

好日子就要好好过。

坐月子刚过30天,就要下地干活,老婆婆说什么也不让,又过了半个月,才让下地干活。

说书唱戏来到快,转眼大龙考到了初中,这可是马智高家值得最高兴的。

1966年,全村村50多位学生中,只有大龙考上了旗初中。大龙的水桐树学校120名小学毕业生,只有大龙一人考取旗中学。

在学校里,马大龙勤奋学习,是前三名。

45名同学,只有团支部书记马大龙递交了申请书。因为年龄和学校党支部规定,中学不发展党员。

马大龙把入党申请书递到红柳村支部,马智高自然十分高兴,支部同意大龙申请,不等初中毕业,就成为预备党员。

1969年大龙初中毕业,全国大中专停止招生,大龙回乡务农。

生产队实物保管偷偷地往家里拿牛饲料,被发现下台了。

在开大队会议上生产队队长刘成说:“大龙是党员,又是初中毕业生,就当生产队实物保管吧。”

支部书记长沙癫痫医院哪家好?马智高嘴上说要大龙再劳动锻炼锻炼,没有坚决制止。在生产队社员会上,群众倒是一致举手同意。

马智高不好在说什么,默许了。

大龙当了生产队的实物保管,时常记着马智高的一句话:“你不要看贼娃子吃肉,要看贼娃子挨打,集体的财物一点也不要贪占。”

晚上要给五保户和出外工的社员磨小麦面,干活的社员要干到第二天。大龙要在半给他们烙一斤面的白面烙饼。按照惯例,实物保管员一同吃。大龙借口肚子不舒服,一口也没有吃。

次数多了,社员们知道,是大龙不贪占集体的便宜。

这件事情,风一样在社员里传播开了。大队领导知道,公社领导知道了,旗里的广播站报到了大龙的事迹。

全旗掀起了“书记学习薛之林,保管学习马大龙。”运动。

差一点夺了父亲马智高的权力,公社书记要大龙担任大队党支部书记。

正好人民公社成立了信用社,大龙是最好的人选。

马大龙靠成了挣工资吃皇粮的,在村子里传为佳话。

有一个叫凤英的姑娘偷偷地爱上了大龙。

农村人纯朴厚道,一大碗川字牌老砖茶就可以招呼好客人。大集体时代农村虽然穷得叮当响,不吃醋酱油可以,没有川字牌老砖茶可不行。

那时家家户户过年时,供销社才供应五角钱一小块川字牌老砖茶,有的人家不买四角钱的供应酒,这川字牌老砖茶非买不可。逢年过节,家里来了尊贵的客人,滚上一大锅烫嘴唇唇的茶,热热乎乎喝起来。

川字牌青砖茶是我国独特的传统产品,生产历史悠久,知名度高。川字老砖茶以鄂南山区优质老青茶为原料,按传统工艺精制加工而成,不含任何添加剂。其形扁平呈长方体,紧结平整,汤色橙红清亮,香气纯正陈香,滋味醇和浓厚。具有青砖茶特有的口感和风味,具有生津止渴、清心提神、暖身御寒、消脂祛腻等饮用及保健功效,是高寒高脂饮食人群和渴求瘦身与保健人士的最佳饮品。

如果条件好,砖茶如熬制后加入奶汁即成独具草原风味的奶茶,深受国内外饮用者欢迎。还有的人家自己做上一些炒米,泡上滚烫的奶茶,浓郁的香味飘满屋子,让人食欲大开,吃饱了一整天不饿。

川字牌老砖茶兰州医院癫痫康复中心由于紧压成型后,仍存后续慢发酵过程,因此其香气是越陈越香,其滋味浓酽滑润,其外形色泽愈陈愈红,放个三年五载也不会变质。

如果你到内蒙古草原,好客的主人就会熬香甜的奶茶给你喝,肥嫩的手抓肉给你吃。当你捧着诚心而来,主人就会让你满装着草原的深情而去。

每到过年,大龙通过关系给村里的老人送一块四川老砖茶。

大龙恋故土,爱,享受。

“牧童归去横牛背,短笛无腔信口吹。”这俩句诗是宋朝诗人雷震描写牧童悠然自得其乐无穷。细细品味,既有诗的美妙,又有大龙的写照。

大龙爱吹柳梢,也叫咪“咪咪。”吹归吹,可惜没有牛背。

大龙给生产队放过牛,河套老牛金贵,不让骑。

大龙更忘不了奶奶经常给他一首唱的童谣:“骑牛坐轿,掉下来放炮。”意思是骑牛和坐轿很危险,容易受伤。

大龙听话,连牛背也不敢沾,更不会在牛背上信口吹。

立左右,杨柳泛绿。柳树皮与树枝的木质部之间,有了水分,树皮与枝条容易分离。柳树多的是,水渠边,房前屋后,荒滩,到处都有。

找一根顺溜的柳树条子,劈下来,用小刀把有疙瘩的地方削掉,树叶捋净,然后用手使劲一拧,外皮和树条子的木心就分离开了。

做“咪咪”有诀窍,有三轻:

第一,往下捋树皮时手要轻;

第二,做“咪咪”时开口时刀削时要轻;

第三,“咪咪”吹第一声前,润足了口水,要吹得轻。

吹“咪咪”有讲究。

粗的,声音低沉,吹出来有劲,可是费力气,女娃娃是吹不响的。

细的,声音尖细,吹出来清脆,不费力气,女娃娃最喜欢吹。

“咪咪”好吹,树皮的苦涩的味道很浓。

可们全然不顾这些,吹“咪咪”的兴趣不减。将做好的“咪咪”浅浅的含在嘴里,鼓足劲一吹,悠扬“咪咪”声就在耳边响起。

吹技好的,长的,短的,粗的,细的全含在嘴里都能吹响,一个人就是一个交响乐队。声音高低粗细一齐响,那个得意的样子,不亚于打了胜仗的小公鸡。

最有趣癫痫病发作的全部症状的是小们每年都要举行的“咪咪”大合奏,不分男女组,也不分粗细组,十几个人一起吹,互相较劲吹。低沉的,高昂的,尖细的,婉转的交织在一起,

就连地里干活的大人们,也会停下手中活,欣赏一番。孩子们吹着,笑着,嬉戏着。吹“咪咪”的兴趣不一会就烟消云散。不知不觉中,“咪咪”滑到小路上,田野里.....

每当夏之交,河套地区的会响起声声柳笛。

这声声柳笛,伴着河套几辈人日出日落。

大龙柳笛还没有吹够,还没有做够,1969年天,和凤英自由恋爱了。

河套人有一句口头禅:“说书离不开员外,吃饭离不开咸菜。”这制作咸菜的主要原料,就是蔓菁。

蔓菁,在,是河套人的主要菜种。它不占地,不争肥,好地赖地都可以种。收割小麦后,及时施肥灌水,地皮刚发白,就要及时播种。种蔓菁有讲究,因为是秋菜,赶农时很重要。立秋前必须种下,一过立秋再种,误了农时,产量和品质都不好。更有这么一种说法,上午和下午播种的蔓菁都有区别。在我的里,种曼菁有三抢:

小麦刚刚成熟,河里来了淌菜水,水期极短,不到一星期。大龙准备种蔓菁的自留地一亩多小麦地收割了,“麦割花红蛋”不影响产量。

麦子如果来不及上场,大龙就把麦子捆好齐齐地码在地边,水一来就淌。

这是第一抢淌水。

收割了麦子的地,肥力下降,必须补充肥料,首选肥是农家肥。在麦子收割之前,家户户都把农家肥翻腾了几遍,沤的熟透。

小麦一割倒,家家户户不分往麦地里送肥。

大集体时没有车,全靠肩膀担。河套地区收割小麦等时候,绣楼里的小姐也要下楼。大龙白天给生产队割麦子,晚上往自留地蔓菁地里担肥。凤英看着大龙太累了,也要求一起担。

大龙不让,因为凤英怀孕5个月了。凤英为大龙先后生了俩男一女,正好赶上生育政策,积极响应,到火烧桥卫生院做了绝育手术,这是后话。

大龙是第一次担。

麦收时节,正是河套最闷热的高温期。扁担一上大龙肩膀,就往肉里钻,生疼生疼的掉眼泪。

大龙刚刚走了几步汗就像瀑布从头上往下泻,汗水迷糊癫痫病怎么治疗?住了眼,眼前灰蒙蒙的,什么也看不清。

汗水流入大龙眼睛里,憋麻发焖,说不上的难受。

更要命的是天气闷热人不好呼吸,再加上肩膀负重,大龙心跳得几乎要从口里奔出来,大口大口的喘气也不管用。

大龙要把一亩亩多自留地全担上肥,难哪!

更要命的是一亩多地全靠用铁锹来翻,而且必须在三天内翻过地,种上蔓菁。

生产队有犁给耕,可轮不上。不分昼夜,先给军烈属,再给孤寡残疾人。

大龙晚上翻地,凤英早早烙好了大烙饼,熬好了酸稀粥,全放在地头。大龙晚上翻地,气温下降,比较凉爽,一开始还劲头十足。

长了,大龙眼皮上下打架,纠缠在一起,咋么也睁不开,胳膊酸麻腿发僵。口渴的冒火,可喝不下水。胃里空的发荒,吃不下饭。

这是第三抢播种。

大龙家辛辛苦苦种上了的蔓菁自然长势喜人,一年的就饭的烂腌菜有了保障。蔓菁煮的喂猪,猪吃蔓菁肯上膘,一年的油水有了保障。

大集体六七十年代,“糠菜半年粮。”这蔓箐可立下汗马功劳。

生产队打不出粮食,一亩上等地最多打三百多斤,下等地也就是打一二百斤粮食,红柳村每个社员分380斤口粮。刨去以工带粮,马铃薯折扣粮等等,到手的口粮300斤左右。好的粮食全部卖给了国家粮库,下风头,秕次的粮食才给社员分口粮。

粮食不够吃,更显得的菜的重要。幸好每人分了三分自留地补充不足。

蔓菁有几种吃法,焖小米饭时,凤英将蔓菁洗净削皮切成手指粗细的长条,再加切马铃薯一起下锅,水开后,再下米,不然,蔓菁容易夹生,口感不好。这蔓菁和马铃薯混合米饭,最容易饱肚。

大龙家正是“半大小子,吃死老子”的家庭。

米饭不多,蔓菁条子管够,三五碗喧肚皮。最好的吃法是晚上这顿饭,凤英把腌好的蔓菁擦成了丝丝,用凉水淘后放入盆里,再把马铃薯擦成丝丝,同时人锅,等锅开上几滚,把勺子里炼的冒烟的葱花胡麻油往锅里一拔“吱啦”一声,满院喷香,这菜汤灌大肚,直到饱嗝打响。

内蒙古乌海刘文忠

首发散文网:

© wx.ydziv.com  儿童童话故事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