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心情日记 >  正文内容

摆渡者(八)_散文网

来源:儿童童话故事网    时间:2021-08-28




5、庄园主楼外 下午 晴 外

小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动着,穿过一座花园,来到一座庄园的前面,门口迎宾向她招呼道:“请进”门自动开了,小兰犹豫着并不想进去,问:“这是什么地方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门迎彬彬有礼,说:“这是您该来的地方。”

小兰不想进去,反退了一步,她为她能后退感到惊讶,她回头看看身后,花园再诡异的彩色光中呈现出美丽的景象,是那么的虚幻。

门里走出一位女士,高大,庄严且不失慈祥,她走到小雅面前,微笑着说:“您已经无法回去了,您还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吗?”

小兰脱口而出:“我只要回去。”( 网:www.sanwen.net )

女士笑着说:“除了这个,您已经顺利穿过了荒原,是多么难得的事,荒原里是没有回头路的,所以……请这边走吧!”

小兰有些失望的看着女士,但还是有很多疑问:“除了回去?什么地方都可以吗?”

6、大楼内 某个屋子里 内

这位女士依然微笑着说:“是的,请吧。”小兰半信半疑的走进了大门,来到庄园中的主厅中,里面很多的人员,那位女士紧随其后,为她指引这方向。他们穿过大厅,来到前台,女士在前台拿了一张卡后,带她来到一扇门前,打开,再次让她走了进去。屋里空旷旷的,只见女士走到屋子正中央,空中比划了两下,一个抽屉凭空出现再二人面前。女士打开了,亲切的问:“这里是你所有亲人的所在地,不知你想去哪里?”

小兰怀疑的问:“亲人?”

女士微笑的点了点头继续解释道:“是的,已经死去的或是将来会死去的。这就看你是选择重逢还是了。”

小兰毫不犹豫的说:“可我不知道……我只想回到荒原去!我只想和在一起。”

女士一脸疑惑:“荒原?梦?”

小兰忙解释到:“梦,他是我的摆渡人,对了,你们应该叫他1143。”

女士更疑惑了:“为什么是他?他不在这里,也不会来这里。而且,你也不可能回到荒原去,这乌鲁木齐治疗癫痫病哪个最好里从来就没有去荒原的路。”

小兰失望的低下了头。

女士安慰道:“好吧,如果你想看看他的手册还是可以的。”

小兰高兴的抬起头:“我要看。”

女士不解的摇了摇头,但还是重新在空中比划了几下,刚才的抽屉消失了,紧跟着出现的是一个书柜,女士从最高的一层上面取下一个厚厚的记录本,递给小兰。

小兰接过本子,想要坐下,女士不慌不忙的随手一拉,一把座椅便在小兰的身后出现了。

小兰坐在椅子上小心的打开了记录本,头一页上写的满满的都是字,纸页的左边是人名及人物的影像,中间是死因,右边是1143在摆渡中的形象。这其中还有被拉去的名字和模糊无法辨识的影响。

小兰看似明白了什么,迅速的往后翻看,直到最后写着字的一页,是的,最后一个正是,只是在1143的后面多了一个字“梦”。小兰顿觉得欣慰了许多,她摸着“梦”字,自语道:“这是我给他起的名字,竟然也记录下来了。”

许久,工作人员一直站在小兰的身旁,很是耐心,并不去打扰她。这让小兰有些不好意思了,问:“我可以随意选择我要去的地方吗?”

女士微笑的点着头说:“是的,只要是记录本上有的。”

小兰再次翻起记录本,在里面找着什么。

翻了很久也没有找到,于是问女士到:“你知道一个叫王伟的吗?”

女士惊讶的点了点头。

小兰继续问:“那么我可以去看看他吗?”

女士摇了摇头说:“他不在这里,他的名字已经被划掉了。”

小兰这才明白被划掉的名字是什么意思,好奇的问:“那么你知道他去哪了吗?还是他已经成为暗魂了?”

女士继续摇头:“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已经不存在了。”

小兰扫兴的慢慢翻看着记录本问:“那么你知道一个火灾后被1143摆渡过得中年人吗?我可以到他那吗?”

女士用奇怪的表情看着小兰,但还是说:“当然可以,你认识他吗?”

小兰笑着说:“不认识,不过听说过。”

女士迅速的将记录本翻到一页,点了下上治疗癫痫病常用方法有哪些面其中一个的影像,小兰看到他的名字轻声念了一遍:“刘强”。

女士收起了记录本,指引着小兰走向屋内的一扇门说:“穿过这扇门,你就能看到他了,如果想回到这里,只需再次打开这扇门即可。”

小兰:“我还可以回到这里?”

女士:“是的。”

小兰连声道谢,打开了门,走了进去。

7、城市街道修车铺前 下午 阴 外

走过门,小兰只听到背后的门关上的声音,转过身去看,门牌号是213,小兰暗记在心中。她站的这边街道上,全是向她出来的们一样的门,整齐的排满了整个街道的半边,另外半边街道则是很多商店门面,却没有门。当然也有很多像她的存在着的一样的灵魂。小兰朝着街对面走去。走的很慢,街道很宽,灵魂也很多,她边走边问自己:“哪一个才是我要找的人呢?”街对面一个汽车修理工在忙活着,只从车底露出一双脚。小兰走到近前,问:“师傅,请问下,您认不认识一个叫刘强的师傅。”

修理师傅慢慢从车下面钻出来,三十多岁的,长着串脸胡的男人。他拿起抹布插掉手上的机油,看着小兰问:“我就是,可是我好想不认识你。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?”

小兰惊喜的打量了下刘强,忙解释道:“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梦的摆渡者?”

刘强不加思索带着奇怪的目光看着小雅回答:“不认识。”

小兰不好意思的笑了,又急忙补充道:“不对不是梦,是1143。”

刘强笑了,说:“他呀!那是我的摆渡人,你也认识他?啊!他也是你的摆渡者了。”

小兰高兴极了:“对,对。你能和我讲讲他的吗?”

刘强很是纳闷:“应该没什么可讲的,因为我和他经历过的,你们也一定经历过,就是穿过荒原了!”

小兰没精打采的低下了头,自语道:“也是。”

刘强好奇的问:“你的亲人也在这个街区吗?”

小兰无心的回答:“没有。”

刘强更好奇了:“那你来这里见谁?该不是为了见我吧!”

小兰看着刘强说:“就是来见你的。”

刘强惊奇的问:“他告诉了你我的故事对吗那家医院能治癫痫病?不过你没有要见的家人什么的吗?”

小兰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刘强显出不解她来这里的目的,也跟着摇了摇头,但还是亲切的说:“好吧,那他一定也给你讲过得癌症的小男孩的故事。”

小兰颇有兴趣的说:“是呀,他说他把那个小男孩弄丢了!”

刘强颇有兴趣的说:“那真是个悲剧!”停顿了下,他示意小兰坐在椅子上,自己抬了下脚,就半靠半坐的坐在了车头上,摆出一副要开始讲故事的架势。待小兰坐在椅子上,他才开腔:“他一定告诉你他装扮成老人的样子,嗨变魔术生火,逗的小男孩拍手叫好对吧。”

小兰点了点头。

刘强继续说:“他们在走到荒原中间前的那个安全屋的时候,小男孩开始闹情绪了,他们没能通过最危险的那个山谷,小男孩在那里被暗魂抓走了。”

小兰:“呀”了一声,低头想了下说:“每个人都会经过那个黑色的山谷吗?还有黑色的湖?”

刘强坚定的说:“当然,为什么这么问?”

小兰:“可是,他告诉我这里的景象都是我的心象,难道不是吗?”

刘强:“应该说我们的心象只会影响天气和一些环境,但荒原的地貌原本就是那样的。”

小兰:“哦!”然后自语:“他果真骗了我!可是他为什么不能像救我一样救那个小男孩呢?怎么能让暗魂就这么抓走了呢?他们到底遇到了怎样的危险?他又受了多重的伤呢?”

刘强:“多重的伤?他应该不会受多重的伤吧,他告诉我做为摆渡人,首先要自保,其次才是保护我们的安全,他的主要工作是引导我们穿过荒原而已。更何况暗魂对他们没兴趣。”

小兰惊异的看着刘强:“可他告诉我,他们是不会死的,他们首要任务就是保护我们的安全。”

刘强笑到:“怎么可能?”

小兰不容置疑的说:“是的,有一次他为了保护我,还被暗魂拖到了地下,我独自一人在安全屋里过了一天一后他才逃脱了出来。”

刘强诧异:“真的吗?”

小兰继续说道:“我掉进了黑色的湖里,也是他奋不顾身的把握从湖里救出来的。”

刘强更加诧异:“这,根北京专看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本不可能呀!那黑色的湖水里根本就什么都看不见,他怎么可能冒这样大的风险?”

小兰视乎明白了什么说:“这一切都是真的,他为了我被暗魂抓的遍体鳞伤,血水从他的么一个伤口流出,他回来的时候,看上去是那么的虚弱,这一切都是真的,是我亲眼看见的。”

刘强惊异的看着小兰。

小兰自语:“我就知道他是我的。可他为什么不和我一起来这里呢?”

刘强:“他爱上你了?你也爱着他?可是,呵呵我都糊涂了,这一切怎么可能?”

小兰的说:“我问过这里的工作人员,摆渡者是不会来这里的。我再也见不到他了。”说着眼泪夺眶而出,陷入深深的中。

刘强不知道怎么安慰她,过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什么说:“是的,它们根本不可能进到这里来,除非……也许你可以回去找他……”话没说完忙咽了回去,说道:“不行,那肯定是行不通的。”

小兰听的真切忙问:“我还可以回到荒原吗?”

刘强不好意思的说:“不知道,但是回去就等于送死,根本是行不通的。”

小兰追问:“我在这里和死了没什么分别,我只想回去找他,求你了告诉怎样才能回去?求求你了,你一定知道的。”

刘强看着小兰,说:“我真的不知道,但我听说过,也许有个人可以帮到你。”

小兰:“谁?带我去,求求你了。”

刘强从车头上下来,站起来,脱掉工作服,边往外走边说:“好吧,但是我也不确定她是否会帮你,或者说能够帮到你。”

小兰坚定的说:“只要有希望,我就一定要试一试。我总不能一个人待在这里等死吧?”

刘强边引着小兰在街道里穿行,边说:“哈哈,等死?这里我还没见谁会死!至于她,是在等她的爱人,不过她的爱人没能穿过荒原,她等了近千年了,一直都没能等到,应该是变成暗魂了,她一直在研究解救暗魂的方法,并且之前也有很多想回去的灵魂找她指点过,有些真的消失了,再也没回来这里,肯定是回不来了,肯定是死在荒原里了。所以说,回荒原简直就是送死,我还是真心劝你别再冒这个险了。”

(待续)

首发散文网:

© wx.ydziv.com  儿童童话故事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